开奖现场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开奖现场 >

全球视野中南海的战略重要性(2)

发布时间:2021-09-21

  南海问题是一个局部问题,但需要放到全球视野中去看,才能对这个局部问题有正确的理解和判断。并且有些根本性的问题,不从全球视野去观察,根本就无法得出有助益的判断,如:美国为什么要在声称“不介入”的同时持续介入南海?南海周边的国家格局是怎么形成的?南海对于中国的长远发展战略重要性何在(仅仅是航道与资源吗)?当我们把整个地球看成一个人类展开活动的场域,全球化时代的重大问题才会呈现出其真实面目。

  地球上哪个区域集中了所有大国在那里“下棋”?是南海及其周边,而不是其他地方。中东可以说没有中国,中亚不曾有过法国,非洲则难觅美国。唯独南海周边,从历史到现今,联合国五大常任理事国中美英俄法,都有着或有过实实在在的力量存在。加上一心想成为大国的日本和自封为大国的印度,可以说,地球上凡是有资格争取布成为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中所定义的“棋手”的国家,都在这里聚齐了。

  南海周边区域中,菲律宾曾经是美国殖民地,越南曾经是法国殖民地,前苏联曾经在越南金兰湾驻军。不过它们都是配角,真正的主角只有两个:中国和英国。

  中国与南海周边国家的关系,相信不需做要过多介绍。这里只特别提一件可能往往被忽略的重要事实:南海四周“洪门社会”的存在。提这个是由于其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有着特殊的意义。意义何在将在本文第三节阐述,这里只讲清楚这个背景:

  “洪门”是清初兴起于福建,后来在中国福建、广东、广西等地广泛发展的一个民间会社尽管可能经常被称为“黑社会”,但实际上民间结社的因素更强一些。在中国福建、广东、广西等地,洪门影响很大,太平天国起义的主力部队杨秀清属下的队伍,起初即为洪门一个不甚重要的堂口。随着17世纪之后中国与东南亚贸易的扩大(部分与荷兰东印度公司有关),大量洪门弟子移居现在的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柬埔寨、泰国等地,成为这些地方的华侨。在这些华侨当中,洪门成为重要的组织资源,为当地华侨社会的形成做出了最重要的历史性贡献。清代中期,正是这些洪门的华侨首次为贸易组织起了一个现在无人不知的名字“公司”。道光年间,罗芳伯等洪门领袖人物还曾在婆罗洲建立了“兰芳共和国”。洪门弟子也对当地社会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有据可查的材料表明,菲律宾“国父”黎刹、新加坡“国父”李光耀、泰国前总理阿披实及现总理英拉等人,其先祖都是洪门炎黄子孙。目前,生活在东南亚国家的华人华侨约有600-700万人,台湾洪门“官网”上的材料称他们“90%名列洪门会籍”。他们在这些国家的经济社会结构中的位置也非常重要,美国耶鲁大学法学院讲座教授、外号“虎妈”的美籍菲律宾华裔学者Amy Chua(蔡美儿)在其著作《起火的世界》中,把华人称为主导了东南亚经济的少数族群。

  出于强调的必要,这里专门写一下:东南亚华人虽然并不居住在中国,但他们与中国的亲戚(福建、广东、广西居多)仍然是亲戚,通过包括洪门在内的多种纽带的联结,他们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处在同一个社会共同体(跨越国界的社会共同体)。这个强调看似多余,但有特殊的重要性。后文会展示出来。

  除了华人及身后的中国之外,南海周边地区还有一个深深嵌入其中的大国:英国。英国在这里作为“主角”的“范儿”,甚至强于中国。

  18世纪起,印尼沦为荷兰殖民地要注意,荷兰与英国虽不是同一个国家,但胜似同一个国家,19世纪,马来亚、北婆罗洲等地逐步沦为英国殖民地。同样在19世纪,南海北端的香港成为英国殖民地。英国给这些地方带来了英国的统治方式:英国人管他们擅长的贸易和金融,地方事务“委任”给本地人去负责。英国人与洪门的关系是怎样的呢?一个典型的案例就是“吉隆坡开埠之父”叶亚来。叶亚来(1837-1885)是广东惠州客家人,因太平天国战乱缘故流落到马六甲做苦工。在马六甲华人帮派内斗中,叶亚来成为属于洪门系统的“海山党”首领,后被英国人委任为吉隆坡的“甲必丹”(实为“Captain”的音译),成为替英国人领导当地华人社会的中介。

  二战后,英国实际设计了南海周边区域的版图秩序。印尼、马来西亚、新加坡的独立都不是赶走殖民者的民族革命,而是在英国安排下的“被独立”,其版图怎么划分、政治秩序怎么安排,都出自英国的设计。1957年马来亚独立之前,当时寻求民族解放的力量的政治主张是“加入印度尼西亚”而不是独立。1963年与马来亚相隔400多海里,民族、语言皆不相同,历史上也无关的英殖民地沙捞越和沙巴被安排与马来亚合成“马来西亚联邦”,也是英国的有意设计。当时《人民日报》1964年3月27日曾发表文章《反对新殖民主义的产物“马来西亚” 支持北加里曼丹人民的斗争》指出:

  去年九月间强行成立的“马来西亚”联邦,是英帝国主义在美帝国主义支持下一手导演的新殖民主义产物。

  美帝国主义从头到尾一直积极插手“马来西亚”这个肮脏的计划,并且扮演着非常阴险和凶恶的角色。在“马亚西亚”强行成立之前,它伪装支持这个地区人民实行“民族自决”,派遣美国人劳伦斯米切尔莫尔率领“联合国小组”前往调查。这个小组拒绝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的观察员参加,一手包办了所谓“联合国调查”,实际上是强奸北婆罗洲和沙捞越的民意,帮助英帝国主义掩饰“马来西亚独立”的欺骗性质,借以和缓当地人民和世界舆论的反对。

  无论你对那个年代的文字风格和意识形态色彩持什么态度,总应该承认:这段引文传递出“马来西亚联邦”出自英国策划而非自主成立这一事实。

  由此不难理解: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这样的一些“被独立”的国家,英国势力显然不会随着你的建国而退出,它仍然在那里,只是可能表现形式与时俱进了。那么,英国这样的前殖民宗主国势力,如今是以什么形式存在的呢?请看下面这幅“全球离岸金融中心分布图”

  从图中可见:全球离岸金融中心最集中的区域就是两个:加勒比海和南海周边。实际上这些地方绝大多数是英国海外领土和前英国殖民地,少数不在此列的地方(如日本、菲律宾、巴拿马),则大多为美国势力范围,而在全球金融势力格局中,美国和英国的金融势力集团属于同一伙人。

  事实上,全球最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是新加坡和香港,位于南海最南和最北,地位重于加勒比海上那一堆。这就是大英帝国在南海周边的现今的存在方式。

  说到这里,可能会产生两个问题:1.离岸金融中心是干吗的?2.说这些跟南海争端有什么关系呢?

  第一个问题简要回答:离岸金融中心是全世界觉得大多数的“钱”的所在,这些地方不受各国法律管辖,各国都不能去查这些钱有多少、是谁的、合法不合法。全球各地的“钱”都会聚集到离岸金融中心,在离岸金融中心之间快速流动、组织、调动,然后形成资本或者以“热钱”形式去涌入各国寻找赚钱更多钱的机会,赚到之后再汇聚到离岸金融中心开始进入下一轮循环这就是全球离岸金融体系!如果说全球真实货物流通的核心是海运航线,那么全球“钱”的流通的核心就是离岸金融网络。

  而还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国际金融中心与国际航运中心都是共生关系:航运中心会成为金融中心,金融中心都是从航运中心而来。

  实际上,只有在累述了这么多背景材料的情况下,才能真正看清:南海争端其实是谁在争,争的是什么。

  南海争端并非个别小国在企图挑衅中国,而是背后的大国在上下其手。其主要目的也不是夺取那片海域(尽管不排除个别小国是以夺取海域为意图的),而是有其更深的意图在内:争夺这一区域的金融主导权,进而也就是维持其全球金融霸权地位不动摇。

  请把本节的主要内容联系起来看:华人社会的存在、英国的“嵌入”、新加坡香港两个全球最大离岸金融中心。再加上第一节已经阐述的:这里有世界上尚可进一步进行产业转移的区域中最密集的人口。加在一起会产生什么意味呢?随着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中国的工业体系势必会向南海周边国家扩展,而与此相伴的,是人民币在东南亚开展的跨境贸易结算,这相当于中国在工业和货币方面推进的区域整合。而这正与美国的“再工业化”要选择的产业转移区域形成正面冲突,也直接在全球最重要的离岸金融中心动摇美元和英镑的地位。照此发展下去,影响的实际上不仅仅是某些大国在这个区域的利益。

  为此,什么是美国(以及英国,他们往往是“绑在一起”的)的战略对策呢?那就是:在第二条中心战略线上,把自己的盟友纠合成一团,给对方制造持续不断的“麻烦”,从而把“中国系统”和人民币挤出这一区域,为“美国系统”腾出空间。

  世界近代史一再表明,大国真正“崛起”的首要标准是必须“走向世界”。什么是“走向世界”?不是说你的人到世界各地去转悠了或者产品卖到世界各地了就叫走向世界了,人出国转悠跟你这个国家在海外有利益是两回事,产品卖到世界各地也可能是被外国人贩卖的,不在你的控制之下。真正的“走向世界”必须是你这个国家的工业体系走出国门,你的人要能在海外控制工厂和贸易线路,并使用你的货币结算,从而形成你的国民主导的资本-贸易循环,也就是把你的经济体系从国界之内扩大到全球范围。

  英国在全球崛起始于殖民印度之后控制了从印度到英国之间经中东和经南非两条贸易路线。美国在全球崛起的过程比较漫长,1853培里舰队打通美日之间海上贸易之后,美国开始走向西太平洋,1898年美西战争之后美国在菲律宾等西太平洋地区有了根据地,1916年趁第一次世界大战之机,美国开始向中国和日本输出资本。直到一战之后,美国有机会通过道威斯计划把资本和“美国系统”输出到欧洲,美国才真正从一个地区性大国成为全球大国。

  对于中国来说,让“中国系统”和人民币走向世界,是未来发展的不二选择,也是必将经历的过程。而南海将在这一过程中扮演特殊角色。由于南海的特殊性质,对中国来说实际上只要走出南海,就将意味着直接走向世界。

  中国东面面对的贸易航道目的地是美国,由于“中国系统”不可能向美国扩张,因此东面不会成为中国走向世界的主要出路。而南海则意义重大,从马六甲海峡向西,就将直接进入全球的枢纽北印度洋,全球人口最密集的区域和石油最富集的地方(波斯湾),北印度洋是全球地缘政治的中心。而从南海向南,则是除了石油之外最重要的原材料铁矿石的主要产地西澳大利亚。目前,全世界最重要的铁矿石贸易路线是中国到西澳的“内航线”,即北仑港台湾以东洋面中国南海民都洛海峡苏禄海爪哇海龙目-望加锡海峡西澳港口,航程3179海里。很显然,这条航道上大部分区域被英国和美国所主宰。

  南海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扮演过超乎人们想象的角色。改革开放之前,香港就是中国与世界沟通的“窗口”。而改革开放之所以发生,根据何建明在《破天荒:中国对外开放的划时代事件》一书中披露,与南海石油有莫大之关系。而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引进外资的最主要来源是“侨资”,即来自南海周边地区的华人华侨。

  而南海周边区域能够接纳“中国系统”和人民币结算的性质及其地理位置,决定了这里必将是中国走向世界的跳板。六彩王中王开奖记录